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重庆新闻联播主持人:荔枝上市后首份财报仍吃亏,在线音频路在何方?

2020-03-15 11:44 出处:通化新闻  人气:   评论( 0

3月12日晚间,UGC(用户内容生产)音频平台荔枝(Nasdaq:LIZI)发布上市后首份财报。财报显示,荔枝2019年营收11.81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2018年的7.99亿元增长47.8%;归属于普通股东的净亏损为10.73亿元,同比2018年的净亏损2.26亿元扩大78.9%;非通用会计准则下,排除股权激励等影响,归属于荔枝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1.33亿元,2018年净亏损930万元。

运营数据上,截至2019年第四季度,荔枝月活跃用户数量突破5000万,达到5190万,较2018年同期增长约34%;2019年第四季度用户日均使用时长为53分钟,同比增长7分钟。

在线音频曾经是风口赛道,跑出过喜马拉雅、蜻蜓、荔枝等明星企业,由于起步相对较晚,从用户规模上,荔枝一直处于第二三顺位,后取道UGC内容社区模式,超越早有上市消息频传的喜马拉雅,成功摘得“国内在线音频第一股”的头衔。

受新冠疫情、财报数据等多重影响,财报发布当天,荔枝股价重挫30.1%,报每股美国存托凭证6.15美元。此前蜻蜓传出与虎牙合并消息,后双方终止谈判,也让在线音频行业蒙上一层阴霾,到底路在何方?

持续亏损如何化解?

荔枝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盈利难。


随财报一起公布的还有荔枝去年四季报,其第四季度总营收3.65亿元,同比增长52.2%;归属于股东的净亏损为3.03亿元,2018年同期为净亏损5850万元。荔枝方面认为,归属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包含上市前优先股的增值部分的赎回,排除这部分影响,荔枝四季度亏损2900万元,相比第三季度亏损4900万,亏损大幅收窄了40%,净利润率提高了近7个百分点。

而从全年看,荔枝也处于亏损状态,2019年其归属于普通股东的净亏损为10.73亿元,同比2018年的净亏损2.26亿元扩大78.9%;非通用会计准则下,排除股权激励等影响,归属于荔枝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1.33亿元,2018年净亏损930万元。

对于亏损问题,荔枝创始人赖奕龙在上市时称:“我们其实在2018年就已经基本打平了,只是几百万的战略性亏损。2019年是因为在主播的分成、AI和海外战略上都投入了很多,所以导致了亏损。我们的亏损不是因为业务的亏损,而是因为新的投入。随着收入规模的扩大,2020年我觉得是可以实现全面盈利的。短期看,我们的收入还是以直播收入为主。”

具体而言,荔枝2019年第四季音频娱乐营收为3.60亿元,与上年同期的2.376亿元相比增长51.7%,该项在总营收中占比99.2%;荔枝2019年第四季播客、广告和其他营收为490万元,与上年同期的240万元相比增长108.1%,该项在总营收中占比1.4%。

赖奕龙在本次财报结束后的演讲中说,“荔枝在不断探索多元化的商业模式,包括内容付费、会员和广告业务。”但事实上作为UGC音频社区,直播依然是荔枝的主要营收来源。这种模式入局门槛并不高,视频直播、PGC音频平台等均可转型,形成降维打击。

成本增加面临强手入局

从荔枝2018年至今的财报中可以发现,其营收规模确实如管理层所言,是逐渐扩大的。数据显示,其2018年四个季度的营收分别为1.81亿元、1.86亿元、1.91亿元和2.40亿元,其2019年四个季度的营收分别为2.62亿元、2.25亿元、3.29亿元和3.65亿元,相比于上年同期,分别增长44%、21%、72%和52%。

但营收的扩大,同样以成本为代价,且成本增速似乎已逐渐超过营收增速。财报显示,荔枝2018年四个季度的成本分别为1.33亿元、1.31亿元、1.32亿元和1.69亿元;其2019年四个季度的成本分别为1.84亿元、1.61亿元、2.65亿元和3.01亿元,相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38%、22%、101%和77%。

具体到四季度,荔枝2019年第四季成本主要包括营收共享费用、薪酬和福利开支、支付处理成本以及带宽成本四个部分。分别为营收共享费用为2.81亿元,与上年同期的1.602亿元相比增长75.3%;薪酬和福利开支为960万元,与上年同期的360万元相比增长168.3%;支付处理成本为480万元,与上年同期的190万元相比增长145.0%;带宽成本为210万元,与上年同期的120万元相比增长75.4%。

虽然依靠UGC直播模式,荔枝抢先拿到了“国内在线音频第一股”的头衔。但这种商业模式也相对容易复制。

目前已经有抖音、斗鱼、虎牙等视频领域的玩家开始入局音频直播,而这三家无论在用户数量、主播人数和娱乐氛围上,都要超过荔枝。“音频直播虽然刚刚开始,但老板们非常看好,当做战略重点在跑,用户的ARPU值(每用户平均收入)也比较可观”,上述一家直播平台的音频负责人告诉新京报。

此外,此前重点押注PGC(专业内容生产)的在线音频平台喜马拉雅、蜻蜓也在转向UGC直播,据一位喜马拉雅内部人士透露,喜马拉雅的UGC直播增长势头喜人,虽然还不能与有声书、内容付费等传统强势内容拉平,但直播的营收提升很快。

赖奕龙则在上述演讲中称,荔枝有三大战略支柱,分别是:持续发展并充满活力的社区;AI技术赋能;多元化的变现能力以及在拓展新的商业模式方面的优势。“有信心通过不断的努力来增强主播与用户之间的联系,促进荔枝的业务实现更快增长,并获得更多的变现机会。”赖奕龙称。

在线音频路在何方?

事实上,其他在线音频平台也都遇到或多或少的挑战。新京报从多方独立信源获知,2019年10月前后,蜻蜓(原蜻蜓FM)曾经寻求直播平台虎牙的收购,但后被一位虎牙高管阻止,后者曾经是腾讯产品总监,也曾在腾讯游戏直播业务部门工作。而前述腾讯游戏直播业务部门主要是处理旗下企鹅电竞,以及战投的斗鱼、虎牙之间的关系,同时也协调各平台间赛事、主播资源等。

“收购或合并可以帮助蜻蜓FM的原始股东实现退出,同时,如果音频的故事讲得通,虎牙市值也可以提升”,一位直播行业高管向新京报记者透露。“虎牙的母公司YY本身就是语音起家,这个收购肯定会非常谨慎,再者蜻蜓已经融资到e轮,估值相对较高,同时公司有超过1000人,人效不是很高”,另一位接近交易人士道出了上述收购最终没有实现的原因。

实际上,不同于多数中概股公司登陆资本市场后先后盈利,盈利能力一直是在线音频行业共同面临的问题。PGC平台,如喜马拉雅、蜻蜓等,在有声书、知识付费上,成本投入较大,虽然有营收规模和用户规模,但盈利能力一直待考。UGC平台,如荔枝等,虽然通过主播、社区等降低了内容成本,但仍未实现盈利,这也成为VC、PE逐渐远离这个赛道的原因。

企查查数据显示,喜马拉雅、蜻蜓、荔枝的公开融资信息均停留于2018年,其中喜马拉雅融资频率最高,投资方构成也更为复杂,包括春华资本、腾讯资本以及小米科技、京东数科等早期投资者。值得注意的是,去年5月,喜马拉雅组织结构发生变化,其注册资本缩减5.22%,包括小米副总裁洪峰在内的12名董事退出。彼时有声音传出变更或为搭建VIE结构,从而实现上市,但喜马拉雅对于传闻多次否定。

即使通过上市补充了资金的荔枝,现金流也并不充裕。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2018年年底,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133.4万元和1396.2万元,截至2019年9月30日,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756.2万元,较2018年前三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数额进一步减少,截至2018年9月30日,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331.8万元。而其截至2018年年底和2019年年底的现金和等价物分别为2.06亿元和8271万元。

“抢跑上市的荔枝先行占据了二级市场的融资优势,UGC模式比PGC模式成本更低,但在线音频行业的用户规模仍不如直播与短视频行业,因此行业空间有可能被进一步挤占。”上述直播行业高管对新京报记者说。

新京报记者 白金蕾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李项玲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荔枝上市首份财报亏损在线音频路何方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2-2019 通化新闻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