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欧博app:新安江水库9孔泄洪威力有多大?深夜,富春江中两座岛首次全岛大撤离

2020-07-09 15:40 出处:  人气:   评论( 0

一张照片告诉你,新安江水库9孔泄洪威力有多大!

摄影记者:这是我此次新安江开闸泄洪拍到的,感受最震撼的一张照片:九孔全开的洪流掀起狂风暴雨。席卷四周山上的植被。一边正值盛夏。草木葱茏。一边叶落树秃。宛如隆冬。

更主要的是。它抵消了我此前的嫌疑。

前天。我在坝底遇到了电厂工人刘师傅。1999年和2011年两次泄洪。他都在厂里上班。眼见了开闸泄洪的排场。他说跟狂风暴雨一样。双方山上的树叶都掉光了。我那时以为他也太夸张了。大炎天树叶会掉光?而且是这么远的山上?

拍到这一幕。我啪啪啪打脸了。

“村民同伙们,洪峰即将来临,预计水位将到达10米,请人人做好撤离准备……”昨天破晓0点,富阳区东洲街道新沙岛和五丰岛上的大喇叭突然响起,一遍又一各处提醒,在幽静的夜空中显得格外响亮,惊醒甜睡中的村民。

由于上游新安江水库泄洪从3孔到5孔到7孔,而且即将开启从未有过的“9孔泄洪”,富春江中这两座岛面临严重考验。

两座岛上,夜幕中,一场从未有过的“全岛大撤离”悄然开启。

原定早晨6点的撤离

提前到了破晓0点

富阳区东洲街道和西湖区相接,富春江水流到这里,在江中央形成新沙岛、五丰岛两大沙洲。

历经百年沧海桑田,现在两座小岛上所产的葡萄、蔬菜、水产等农副产品广受杭州人青睐。

新沙岛处于富春江江心,而五丰岛位于富春江与浦阳江交汇处,这里又是钱塘江第一个转折处,可谓“三江咽喉”。 若是富春江泄洪与潮水叠加,加之两岛阵势较低、鱼塘遍布,防汛形势十分严重。

洪峰将至,两座小岛能否挺过这场“大考”?

前天晚上6点半,东洲街道组建了一支85人的抗洪防汛突击队,上岛防洪。随后,富阳区委区政府又派遣百余人支援。昨天破晓0点左右,富阳区委书记朱党其率相关部门负责人星夜登岛,与专家组对沙洲岛即将面临的洪峰举行评估,要求五丰岛、新沙岛全体村民、游客及事情职员连夜撤离,一个都不能少。

新沙村56岁的俞永雪是在睡梦中被惊醒的。

破晓2点多,岛上风雨交加,村干部们又上门通知,要求连夜转移。“实在在日间,区里和街道就派了上百名民兵、党员干部帮我们加固防洪堤,没想到汛情转变太快,区里连夜通知撤岛避洪峰。”俞永雪说。

汛情时刻在变,考虑到两座岛上有近2000名常住人口和游客,短时间内很难所有撤离,突击队员们上岛后,暂且决定将撤离的时间从早晨6点提前到了破晓0点。

民兵应急队伍、派出所民警、党员志愿者迅速行动,4艘轮渡船,40多辆转移公交车迅速召集。破晓2点,第一批撤离村民前往码头。

“老人优先,我们一家就是破晓2点多赶到村委聚集,坐上观光车前往码头的。” 俞永雪说,到码头后,他和其他村民换乘大型轮渡船到达对岸,一下船,就有公交车等着,40分钟后送到了东洲中央小学暂且安置点。

俞永雪说,在搭船过江的15分钟里,他看着黑漆漆的江面上翻滚着湍急江水,有些畏惧。“我想起了1997年的那场洪水,富春江水没进了我们家,也是夜里,那时排场有点乱的,村里另有人被毒蛇咬伤……听说这次洪水可能比那次还大,早撤离,实在就是早平安。”

8个小时里,一批批村民有条不紊地离岛,一位身患残疾的97岁老人也在医护职员全程陪同下顺遂登船……早上8点多,随着最后一船20多名村民和100多名事情职员离岛,两座岛上1765人所有在洪峰到来前撤离。

应急职员将东洲街道五丰岛97岁瘫痪在床的董老太太撤离出来

最后一批住民乘坐轮渡撤离

五丰岛和新沙岛住户撤离线路 制图 高薇

安置点啥都不缺

女儿喊我去住我都没去

所有职员撤岛后,划分选择了投亲靠友和街道安置,其中700多人划分被安置到了东洲中央小学和东洲中学。

昨天中午,我们在东洲中央小学看到,宽敞明亮的学校大礼堂已经被改造成一间能容纳70多张床位的暂且安置大间:单人床、凉席、被褥、风扇、热水、矿泉水、泡面、面包、牙膏牙刷全都配齐了。

新沙村74岁的羊汉东正和七八位老伙计吃着盒饭,小酌白酒。

“喏,你看,这是区里统一配送来的盒饭,有米饭、鸡腿、肉丸子、萝卜和毛豆,很丰盛呐,饭后另有香蕉和苹果吃!” 羊汉东接着咂了一口白酒说:“这酒也是东洲的同伙送来的,人人一起喝,可热闹啦!”

羊汉东的老伴吃了饭后在边上床铺上午休,两个媳妇被安置到了学校的另一个安置点,他不用忧郁在富阳城区上班的儿子和还在念书的孙子,一杯小酒下肚,打开了他和老友们的话匣子。

“每次大的洪水下来,新沙岛都很危险。”他说,光上世纪70、80、90年代,自己就划分经历过一次“洪水漫岛”。

“特别是1997年那次,富春江水位暴涨,我们家的水都没到了胸口,最后是武警开船把我们救出来的,两天后,水退了我们才回家。”

“这次,政府部门提前预警,在洪峰到来前让我们连夜转移,让我们每个人都平平安安地出来了。” 羊汉东说,这次他带了一个手机、200块钱和一身换洗衣服就出来了。“我估量等洪峰退去约莫要3天,带200块钱就准备买点烟,这里吃的喝的住的全免费,啥都不缺,连富阳的女儿喊我去住,我都不愿已往。”

除了安置大间,有的村民被安置在东洲中学学生宿舍里,四人一间配有空调,有卫生间和丰裕的物资。“真蛮好,早上另有牛奶面包和水果吃。”年逾七旬的五丰岛村民徐粉仙和村里两位阿姨成了“室友”,这让她很开心。

职员撤离 堤岸加固

东洲上下齐心迎战洪峰

“这次是五丰、新沙两座岛历史上的首次全岛转移。” 东洲街道党工委书记费国民说,为保障村民们的生涯,他们不仅配齐了生涯物资,联系了全区最大的配菜公司举行配菜,还组织了家庭医生、医护职员为老人服务……

这场“东洲保卫战”,转移的不光是两座沙洲岛的住民,另有住在街道沿江防洪堤外的职员。

昨天,张家村就对栖身、事情在防洪堤外的三四十名企业、农园职员举行撤离,志愿者沿江巡查,并对部门门路举行沙包防汛加固。

在红旗村,丰禾庄园的200亩果园与不停上升的富春江水仅数米之隔。眼看着水势就将没过地基,倒灌进果园,村委辅助果园一起自救,人工修筑起一条长约500米、高约1米的沙包堤坝。

“从7月6日最先,村里和我们一起组织了30多人修筑沙包堤坝,一直修到了深夜10点,今天又是20多人继续修筑。”昨天下午2点多,丰禾农庄的老板娘骑着电动车一次次在江边往返查看堤坝的修筑进度,很焦虑的样子。她的左边,是农庄莳植的百亩葡萄、桃子、樱桃等10多种水果,右边就是还在不停上升的富春江水。

对于三年前的那次洪水,她依然心有余悸。“2017年富春江发洪水,倒灌进果园,成片的果树被淹死,损失惨重。”她说,这次面临来势更凶的洪峰,农庄里已经用装载车运来三四百吨沙子,人工、铲车一起上,用“油布围栏 沙包堤坝”的组合方式抵御洪水。“村里不仅出人着力,还提供了装沙子的毛袋,我们全力在洪峰到来前筑起堤坝。”

,

欧博网址

欢迎进入欧博网址(Allbet Gaming):www.aLLbetgame.us,欧博网址开放会员注册、代理开户、电脑客户端下载、苹果安卓下载等业务。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2-2019 通化新闻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Mao